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转帖]从权力倾轧角度看本能寺之变起因

  部队,编成了规模庞大的大坂军团。但是信长对信盛手握重兵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是灭不了本愿寺大为不满,石山之战结束以后,又罗织了其他一些罪名,把他改易,配流高野山。又把林秀贞当年谋划立信行废信长的旧事翻出来,把他改易了。原美浓三人众之一的安藤伊贺守守就也以“有异心”这个暧昧的理由遭到了改易。虽然,信长对信盛的表现不满,对秀贞的旧怨是改易他们的主要原因,但是我认为。信长改易信盛等人,也是为了重新分配石山之战结束后过剩的大批军事力。这样,信长的直辖领和一门领的扩大已不可免。

  天正九年九月,信雄受信长的许可。从甲贺,信乐,信太,大和四个方向同时对伊贺发起进攻,仅仅数天就将伊贺完全平定。

  这次信长为了防止信雄再犯错误,让丹羽长秀,泷川一益等经验丰富的名将为其辅翼。还派了近江众,筒井顺庆的大和众,信长的旗本马回众。这是信长的“万全之策”。

  最后分配领地时,伊贺四郡信雄领有三郡,信雄的叔父织田信包领有一郡。当时信包为势州安浓津城主,是信雄的监护人和与力。于是信雄的领地从伊势的北田原领以外,多了伊贺一国。

  在信雄经略伊贺的时候,神户信孝成功地使武田氏的重臣木曾义昌归降织田氏。这对时已江河日下的武田胜赖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信孝想借机在为时不久的甲州阵中立下功名。和信雄竞争。

  但是信孝终究没有参加甲州阵,天正十年二月,信长任命信忠为甲州讨伐总大将,以泷川一益,森长可,河九秀隆,毛利秀赖等人为副将。一举消灭了武田胜赖,泷川等人大多拿到了上信甲的新领,而他们又是信忠的部将,在一定程度上受信忠的指挥,于是信忠的势力从浓尾两国向关东伸张。

  这样,信忠信雄的势力都得到了发展。而信孝却不免有点冷落。于是信长有了一个念头,让信孝去做筒井顺庆的尤子。

  信长在北伊势经略中逼降了神户具盛以后。便让他收信孝作养子为条件安堵他的领地,其实就是用这个方法把神户氏变成自己的家人。但是后来北田具教投降以后,信长命他隐居,把家督过给信雄。北田家是村上源氏的名门,自显能一代起就代代担任伊势国司一职。在家格上大大优于仅为一国人领主的神户氏。信孝地位一上升,豪族的家名显然不够用了。而筒井氏时为大和一国国持者。统治着畿内的枢纽地区。对于信孝来说筒井氏的家名的确比较适合。

  但是顺庆在天正八年已经收了从弟定次为养子作为世继。再说顺庆和信孝的年龄差距只有九岁,顺庆也是明智光秀近畿军团管辖范围内的势力,所以这个方案并不好。

  天正十年三月二十六日,消灭了武田家的三位中将信忠凯旋归来。信长命他“天下御与夺”,正式承认他是信长的继承者。这时对于信长来说,给信孝一个合理的处遇就急迫起来了——-兄弟间的地位差距拉开啦。于是信长就有了让他去经略四国的打算。并借机让他做三好康长的养子。

  三好山城守康长,号笑岩入道。是三好长秀的次子,三好元长的弟弟。长庆的叔父。自宗家三好义继被织田家灭掉以后,他就俨然以长老的身分成为三好家的总领。当时三好一族虽然已经没有长庆的时候总摄京都政务的气象了,但是在他们的老巢阿波赞歧还是有一定的势力。但是自长宗我部元亲开始阿波平定以后,三好家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十河存保,篠原自遁(篠原长房之弟)等人虽然拼命抵抗,但是仍然难敌长宗我部军如潮的攻势。三好康长自天正三年投降信长以来,和有力国众若江三人众(池田教正,野间康久,多罗尾纲知)共为河内守护。他见长宗我部打到了自己的老家,安能坐视?于是他向信长求援。信长本对元亲的四国统一抱默许的态度。但是康长这么一说。态度大变,于是四国经略的问题就这么被提了上来。

  1.一门领地的扩大,信忠,信雄和信孝的竞争

  近年来,日本学者从织田政权内部倾轧的角度对明智光秀发动兵变的原因进行了一定研究。藤田达生氏在《织田政权与丰臣政权——本能寺之变历史的背景》中指出。是信长的四国政策的转变,引起了织田家重臣之间的对立。特别是明智光秀和羽柴秀吉的对立(具体原因后述)。这个看法主要还是着眼于光秀和秀吉的夙敌关系。对织田政权中另外一股重要势力,信长的一门众,主要是信长的前三个儿子,即织田信忠,北田信雄和神户信孝的动向有所忽视,此三人在天正八年到十年事变前夕的活动,对织田政权的内部矛盾产生的直接间接的影响不可小窥。也就是这几年,三人的功劳竞争越来越白热化。当时三人都是二十上下的青年,血气方刚,为在父亲面前争功争宠,是他们竞争激烈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天正七年九月,信长命北田信雄率军增援正在平定荒木村重之乱的兄长信忠,信雄在行军中自作主张,擅自发动了伊贺侵攻战。结果被伊贺的土豪国人打得落花流水,家老拓植三郎右卫门在是役中讨死。信雄的擅自行动使信长非常生气。他在写给信雄的折槛状中责称这次出阵,一是为父奉公,二是为兄长的作战能顺利进行。你擅自行动,使重臣战死,却还强词夺理。若不悔过,我就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云云。其实,这个事件就意味着信长三子争功开始明显化的预兆。信雄不但想在荒木平定战中立功,还想趁机夺取伊贺为自己的分国。以此和信忠争功。

  第二年,也就是天正八年,信长和本愿寺光佐讲和,光佐开城退到纪州鹭森的别院。光佐的长子光寿极力反对,但是因为独力不支,在是年八月也只能退去了。于是,信长和本愿寺教团十年的恩怨,算是作了一个了结。

  信长为了攻略石山城,以宿将佐久间信盛作为总大将,集中了尾张,近江,大和,河内,和泉各国的兵力,及纪州支持信长的国人众及西三河的有力国人水野氏的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