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转帖]兵士的战时食粮和食粮经济学

  九州征伐的时候就发生了那样的麻烦。九州的岛津氏采用坚壁清野的策略,使得秀吉一直使用的以战养战方法无法灵验,数十万大军的兵粮和保证马队战斗力所必须的马料不可能一下子到位,于是情急之中便命令参战大名各自解决自己部队的补给问题。结果这一临时的命令,使得各军产生了混乱,严重的影响了战斗力,为岛津家所击破。后来在《太阁记》中关于秀吉的九州征伐有着这样的记载:“三十万人的兵粮、二万匹马的饲料,准备一年分,从兵库尼崎发送。”由此可见,秀吉万般无奈,最后还是用的远水来解的近渴。

  这里有个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日本古代粮食兵器的多少习惯上是以分来计算的,那么这个分到底是怎样一个概念呢?根据《见闻杂录》和《杂兵物语》中的记载,一人每日给米1升,盐是以十人小队来分发,每队0.18升,也就是每人0.018升,味甑十人二合,大约0.36升,平均每人0.036升。当然这不是固定的,由于战斗的疲劳和通宵劳作等原因可能一日进餐三到四次,还有小夜食(夜宵)的消耗,所以可能会高于前面的数字。

  兵粮的实际

  《杂兵物语》中记载,士兵的口粮也不是全部用来食用的,还要用来交换物品,特别是作为士兵来说,酒是不可缺少的军用物资,所以大概有三成的口粮配给用来酿酒了。

  按照一人一日-的配给标准来计算,秀吉的九州征伐动员人数是30万,一日的消耗便达到1800石,一月则需要5万4000石,那么一年就是65万7000石。如此庞大数量粮食,在只能用牛拉马驮运输的时代,需要多少牛马是可以想象的。如果加入需要运输的其它物资,比如饲养战马得大豆、盐、味甑,以及其它一些副产品得话,那么数量之巨简直惊人,更何况大军作战还需要补给军备。如此繁重的补给任务,在信长和秀吉时代以前的任何兵站都无法胜任的。为了减轻补给压力,秀吉采用就近补给的原则,尽量减少对后方补给的依赖,而主要从附近领地内的粮食商人那里购买,于是商业能力逐渐成为了武士的必备技能。

  下面以相关史料所记载的近江坂本城主明智光秀在天正六~七年左右的兵粮军费为例,来说明兵粮的使用状况。

  光秀的领地总石高是十万石,其中六万石为农民的保留口粮,故而领国经营费拥有四万石。在这四万石中,大部分要用于日常性开支,比如分发家臣俸禄、仪礼费、扶持米以及筑城治水等工程费用,结果只有说9600石可以用作军费。换句话说,领地粮食产量石高的十分之一才可以用于军事活动。在这一年中,如下所示,光秀共进行过六次征伐,以每次出阵三千人,每人一日口粮一升计算。

  丹波圜部城攻击,天正**月,耗时一月,消耗900石;

  丹波八上城攻击,天正七年六月,耗时六月,消耗5400石;

  丹波宇津城攻击,天正七年七月,耗时十日,消耗300石;

  丹波黑井城攻击,天正七年八月,耗时一月,消耗900石;

  丹后弓木城攻击,天正七年八月,耗时十日,消耗300石;

  丹后巍上城攻击,天正七年八月,耗时两月,消耗1800石。

  在江户幕府时代的兵书《军侍用集》的第二卷《兵要录》中,以一个十二万石级的大名为例,对维持战争的经济能力做了说明。在庆安二年,如果总出阵人数为3796人,那么实际作战人员为3396人,另外还有人夫400人,每天共需要配给米30石三斗七升。此外,战马173匹和运输物资的小荷驮马400匹一日分别消耗大豆五石一斗九升(1头1日3升)和八石(1头1日2升)。显然,一次出阵的“兵粮军费总额=(人口粮米30石+马饲料大豆13石)×出阵天数”。

  例如一座城检地所得石高为14万2000石,按照这一标准,就可以计算出本城军团作战一个月大致可以动员起多少兵力了。按照常规,总石高的十分之一可以用作军资,那么本城军费约一万四千石,作战一月,则除以三十,可得每天拥有军费467石,假设小荷驮队人夫500人和小荷驮马500匹,则每天分别消耗粮食四石和十石。每天军费减去后勤部队消耗,剩下的453石就是作战部队的消耗。假设本城出阵全是步兵,那么就可以动员起5662人了。

  《吾妻镜》中记载了原平合战中源赖朝追讨平氏时候的兵粮调集情况。源赖朝向诸国守护、权门世家的庄园发出了征粮指令,按照一段步土地5升的标准征收(一段步相当于9.91736a,五升大约是90L)。不过这个征粮比例也时常波动,镰仓幕府时代,不断发生因为增加税收而引发的纠纷,只有依靠调整税率来进行调整。

  兵粮征集制在北条政权灭亡、建武新政权失败、南北两朝争乱的混乱期中被各地领主强力实施,引发了领地上农民的极度贫困。战国时代,战争的规模扩大,战争动员数也大大增加,从而使得粮食征集制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实际的需要,从而还需要在谷物商人那里购买粮食以维持庞大的军粮开支。粮食的供给问题关系着战争的全局,也自然而然的出现过类似近代经济战那样的兵粮战。天正九年(1581)织田信长命令羽柴秀吉与吉川经家、森下出羽守、中村对马守攻击清水宗治的鸟取城。秀吉采用长期围困的办法,并且在开战之前就暗中派人买光了鸟取城所在的若狭国的所有米商的粮食,从而使得守军饥饿难耐、困苦不堪,最后只得投降,清水宗治得到了秀吉不杀城中军民的保证之后切腹*。这个典故出自《吉田物语》,虽然说是小说,可是也不是完全的虚构,如果真实,那么这个应该就是一场利用经济手段取得胜利的典型战例了。

  秀吉取得了合战的胜利,掌握了更大的*和经济权利,从而可以更加得心应手地使用经济手段服务于战争,开创了文治派武士使用经济*手段取胜的先河。不过作为贫苦农民出生的秀吉还不能从理论上深入了解其中的规律,之所以能够于实战中灵活使用,大概与其主君信长的思想熏陶有关,信长是一个在理论和实际中改变了日本战争面貌的革新者。

  秀吉是个出色的战略者,但是在使用后勤战击败敌人的时候,自己也时常被后勤补给搞得焦头烂额。天正十五年,秀吉进行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