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转帖]丰臣家最后的猛将

  毛利胜永 (1577 年 ~ 1615年) ,又名吉政,丰臣家家臣。毛利壹岐守胜信之子。官任丰前守。关原之战时,胜永加入西军,战后被没收丰前1万石的领地,被流放至土佐山内一丰处。大坂之阵时,胜永逃出土佐,进入大坂城,与真田幸村、后藤又兵卫、长宗我部盛亲及明石全登被列为大坂城五人众。在大坂夏之阵表现出色,更在天王寺之战讨取本多忠朝、小笠原秀政等德川重臣。后大坂落城,胜永自刃。

  丰前毛利家的诞生

  毛利胜永的父亲胜信(又名吉成)出身于尾张,最初侍服织田信长,天正10年(1582年)本能寺之变后,胜信追随羽柴秀吉転战各地,屡立战功。天正14(1586)年4月,秀吉发动九州岛岛津征伐,向畿内、东海道、东山道、北陆道、南海道、山阳道、山阴道发出动员令。胜信父子亦有参阵。天正15年(1587年)九州岛平定后,秀吉论功行赏。胜信获秀吉赐予丰前田川郡和企救郡,封丰前小仓6万石(一说14万石),胜永也获封丰前1万石(一说4万石)。那个时候,秀吉取得西国大名毛利家的允许后,赐予胜信一族改姓毛利,胜永则担任加藤清正军与小西行长军的监军。

  胜永在关原

  秀吉去死后,德川家康抬头。关原之战前夕,胜信、胜永父子获石田三成邀请,加入西军。在庆长5年(1600年)7月19日的伏见城之战,代表丰前毛利家出战的毛利胜永表现神勇,与锅岛胜茂一起获西军主将毛利辉元、宇喜多秀家发战功状,赐予金子20枚及三千石的领地增加。而已返回居城丰前小仓城的胜信亦劝说身处九州岛的加藤清正和黑田如水加入西军,不过清正和如水都没有答应。关原决战当日,胜永被配置于毛利秀元队,驻防南宫山。

  此外,在关原之战的前夕,胜信的领地发生问题。事源在进攻伏见城的时候,胜信的某一位的重臣战死了。那位重臣的家臣向胜信表达希望让那位重臣17岁的嫡子继承那位重臣的居城-香春岳城城主之位。可是,胜信因想让自己的末子入主香春岳城而拒绝他们的要求。胜信的决定他与那位重臣的家臣之间产生不满。

  三成在近畿起兵不久,9月9日,黑田如水宣布加入东军,以9000人并展开九州岛平定战,扫除九州岛的西军势力。9月13日,如水石垣原一战击败妄想复兴家门的大友义统,随后如水展开了对丰前毛利家的侵攻,自9月16日起,如水兵分数路,攻下了富来、安崎、角牟礼、日隈等城。不久,黑田如水进攻香春岳城,对胜信不满的那些家臣叛离胜信,投向黑田军。转瞬间,黑田如水的军势膨胀至13000人,并直指胜信的居城小仓城。10月5日,只有少量的守备部队的小仓城在黑田如水的攻击下,毛利胜信开城,向黑田如水投降。黑田如水闪电般平定北九州岛。

  另一方面,在关原战场上,西军和东军持续激烈的战斗。可是,胜永所在的毛利秀元阵营却完全没有下山出战的迹像。原因是与德川家康内通的广家向毛利秀元宣示德川家康答应毛利氏领地安堵的信件,遂使驻防南宫山的毛利秀元打消参战的念头,胜永亦只好按兵不动。毛利家的不战成为了西军战败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流放土佐

  关原之战以东军德川家康方面的胜利结束。加入西军的丰前毛利家被德川家康没收领地,毛利胜信、胜永父子被寄托至加藤清正,庆长6年(1601年)被流放至土佐。战后获封土佐24万石的土佐高知藩藩主山内一丰惜胜信、胜永父子之勇,以1000石俸禄招览胜信、胜永父子。此后,胜信和胜永分别在高知城西之丸和城下久万村各自生活。庆长16年(1611年),毛利胜信在土佐的配所死去。

  自关原之战后,天下已大半落入德川家康之手,并大有消灭丰臣家的举动。有感丰臣家受威胁的淀君、大野治长等人为对抗德川家康而作出准备。大野治长等人以丰臣秀赖的名义向受丰臣家恩顾的诸大名发出檄文,并招揽四方的浪人武士进入大坂城。胜永虽然螫居土佐,他仍然了了解天下情况。胜永的家臣洼田甚三郎与丰臣秀赖的某近侍友好,故经常得到近畿的消息。庆长19年(1614年)某一日,一名自称来自丰前毛利家旧领小仓的商人来到土佐拜访胜永。可是,那人原来是丰臣秀赖的家臣家里伊贺守。他向胜永传达丰臣秀赖「务请进入大坂城,共同守城」的请求。胜永二代均受丰臣家大恩,自然义不容辞地欣然应邀。虽然山内家对胜永颇为宽大,胜永在土佐的行动尚算自由,但是始终胜永的身分是螫居于土佐的罪人,受山内家监视,要逃脱又谈可容易呢?

  庆长19年(1614年),土佐高知藩藩主山内忠义由土佐出发参加德川家康的大坂冬之阵。胜永知道逃脱的机会来了。有一天,胜永访问监视自己的高知藩藩主山内忠义之父山内康丰,胜永对山内康丰说:「藩主年少的时候,我曾与他有过约定,答应过会互相帮助。藩主此次出征令我深感不安,请准许我赶去辅佐他。我会以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留在土佐作为人质。敬望批准」山内康丰听了,都认为年轻的儿子忠义的确需要胜永这样久经沙场的人辅助,加上胜永愿意留下人质,于是山内康丰不以为然,准许胜永离开土佐,胜永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交由胜永的旧臣的山内四郎兵卫监视。就是这样,胜永欺骗康丰,得以逃出土佐,从浦户港出发,经海路进入大坂城。胜永更与山内四郎兵卫合谋,救出嫡子胜家,与之前往大坂城。(一说胜永家臣宫田甚之丞冒险救出胜家,并将之交给胜永,一同前往大坂城) 当德川家康获悉胜永留下妻子和次男藤兵卫,逃出土佐,家康说:「胜永的志向可嘉,决不可其妻儿向问罪」胜故永的妻儿在土佐高知城被郑重对待。

  大坂入城

  除了胜永,不少原丰臣大名和落难名将亦应邀进入大坂城。螫居于纪伊九度的山真田幸村、正在京都谨慎的长宗我部盛亲,还有后藤又兵卫、明石全登、塙直之等都赶在大坂之战前进入大坂城。挤拥在大坂城的众多浪人之中,名气甚大的真田幸村、毛利胜永、后藤又兵卫、长宗我部盛亲及明石全登被列为大坂城五人众。

  (真田幸村、长宗我部盛亲、木村重成、后藤又兵卫基次、明石全登、毛利胜永、大野治房亦被称为大坂城七将星)

  欢迎加入战国历史,游戏,文学讨论群4301317

  庆长19年(1614年),大坂冬之阵展开。胜永率领5000兵守备大坂城西之丸的今桥。不过,在整场冬之阵,德川军几乎只是集中攻击真田丸,而随着德川家康下令炮击大坂城的天守阁,淀君与德川家康和谈,冬之阵在几乎不用战斗的情况下结束。结果,根据和谈条件,大坂城二之丸,三之丸的护城河被填平,真田丸亦被拆毁。大坂城形同一座裸城。

  庆长20年(1615)5月,家康再次结集120000大军攻击大坂城,以藤堂高虎和井伊直孝先锋,展开大坂夏之阵。丰臣将领都认为绝不能像冬之阵般只龟缩在大坂城,积极迎战德川军才有一线生机。军议上,后藤又兵卫主张在大和口的小松山伏击德川军,真田幸村则主张在天王寺一带与敌人决战。双方的僵持不下。最后,大野治长决定两个方案并行。胜永、真田幸村及后藤又兵卫担任大和路别动队。

  道明寺之血战

  5月6日凌晨,后藤又兵卫队2800人从本阵平野出发,,通过藤井寺、誉田到达道明寺。毛利胜永、真田幸村等其它部队理应紧接其后,可是浓雾漫天令诸队失散,未能及时到达会合点道明寺。结果,在德川军大和口先锋水野胜成、伊达政宗、本多忠政、松平忠明等接近25000大军的攻击下,孤军抗战的后藤又兵卫队全军覆没,后藤又兵卫壮烈战死。后续的薄田兼相队400人亦几乎被德川军击破,向誉田方向败走。约上午11时,毛利胜永队3000人到达藤井寺。当胜永收到前面后藤队、薄田队全军覆没的消息,他原地等候其它后续部队,以免孤军突入招致全军覆没,并收纳后藤队、薄田队残兵。上午11时过后,真田幸村队3000人、渡边糺队500人等相继到达。藤井寺的毛利队、真田队、渡边队集合后,提军与前方的山川贤信、北川宣胜队合流,进击誉田的伊达军10000人。中年时分,真田势与伊达军双方在誉田展开激战。伊达军的先锋片仓重长、石母田宗頼、奥山兼清等人不断向真田势射击,但真田势的奋战下,伊达军被迫稍为后退。及后,德川军五番手的松平忠辉队13400人到达誉田,一柳直盛、管沼定芳等队亦相继到阵。真田势、德川军两方都各自重整军势,在誉田对峙。

  强弱悬殊的军势对真田幸村、毛利胜永等人非常不利,大有全军被纤的危机。约下午2时许,大坂城方面传来出战若江、八尾的木村重成、长宗我部盛亲战败的消息。誉田诸将立即在毛利胜永的阵所举行军议,并决定退出誉田,以免遭到德川军前后夹击。真田幸村自请殿后但遭诸将反对。约下午4时许,在石全登的调停下,真田势以毛利胜永率铁炮队殿后,诸队依次向天王寺退却,焚烧周围的民房以阻止德川军追击。面对真田势退却,水野胜成、一柳直盛、本多忠政等人主张追击,但伊达政宗以从清晨作战至今的士兵已经十分疲劳为理由,阻止德川军诸将追击。面对不敢追击的德川军,真田幸村放声嘲笑首:「关东百万军中,唯我真田乃真丈夫」,说罢朝天王寺扬长而去。面对德川军倍于己方的的军势,真田幸村、毛利胜永不但没有全军覆没,其决死的奋战还曾令名震东北伊达军被迫后退,尽管整体上丰臣军吃了个败仗,但仍令德川军诸将刮目相看。在5月6日的道明寺之战及誉田之战中,德川军战死者有180人,而丰臣军战死者则有210人。 毛利胜信与毛利胜永之名由此而起,但丰前毛利家和中国霸者毛利家没有血源关系。

  文禄元年(1592年) 3月,丰臣秀吉出兵朝鲜,编成一番队至九番队总势158000人侵略朝鲜,是为文禄之役。毛利胜信以四番队将的身份,与岛津义弘、高桥元种、秋月种长、伊东佑兵和岛津忠丰等率领14000余人渡海。毛利胜信负责朝鲜江原道攻略,与朴浑、禹应民、元豪等朝鲜义勇军将领交战。庆长2年(1597年),秀吉动员140000大军,再出兵朝鲜,是为庆长之役。毛利胜信跟随三番队将黑田长政渡海,而胜

相关阅读